6.gif (910 bytes)回飛喵喵首頁  6.gif (910 bytes)加入飛喵喵       

Janice 姊姊,分享阿酋經驗談....

2.gif (173 bytes) meowfly.myweb.hinet.net

                 文章編寫2004-09-22  :     飛喵喵考阿酋航空寶典精華     文章版權: Janice  所有    阿酋經驗的分享    
 

 

JANICE 姊明日報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arch968/

23rd/March/2004 Brisbane, Australia

08:20AMWaiting
雖然Emirates recruitment的網站說上午九點準時到,但是當我8:20左右抵達Open Day現場時,場外已經有八、九十個西裝筆挺風度翩翩的俊男美女在等候,像是一大群高階經理等著重要國際會議的開始似的。陸陸續續不斷地有人捧著履歷表加入等待的行列,有的輕鬆自在的立刻跟別人聊起天,有的看似緊張兮兮的站在角落一言不發。

我試著不要落單,說聲Hello後,便跟兩三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讓自己面對眾多強敵的緊張心情放鬆點。放眼望去,想在一群金髮碧眼的澳洲人中找找有沒有其他的亞洲臉孔,嘿,果然有幾個,只是不知道他們是拿的是澳洲護照或者跟我一樣是短暫居留的外國人。

在等待的同時,我有點訝異於這些來角逐Emirates Cabin Crew的,男生大約佔了百分之四十的比例,而且因為Emirates沒有年齡的上限,三、四十歲還想離鄉背井另闖新工作生涯的大有人在。雖然大家的身材看起來都頗勻稱,但高矮胖瘦都有。嗯,跟一般聽到在台灣的空服員面試情形大不相同呢。

09:00AMVideo and induction
九點整,會場大門一開,應試者魚貫入場,我算了算現場全部坐滿的椅子數目,哇,三百人左右。

首先,兩位女性面試官歡迎大家的參與,「This is the Open Day, information day.」哦,聽過解說後,原來今天只是讓你發發問,遞交履歷表,接下來的幾天還有assessment dayfinal interview。唉,還以為過了今天就可以解脫了不不不,我可不想今天就被淘汰了!

接下來我們看了兩支錄影帶,一支介紹Emirates Airline的歷史和現況,以及一些杜拜生活的美麗畫面﹔一支介紹新任空服員抵達杜拜的第一天、訓練過程、實際開始工作的酸甜苦辣。

10:20AMQuestion time
錄影帶結束後便是發問時間。不管是Emirates公司本身或是空服員工作和福利的問題,親切的面試官一律誠懇老實地有問必答。大家發言之踴躍,讓我想起我一個空服員朋友在面試前的叮嚀:「一定要問個問題喔!

大家問的問題五花八門:「住杜拜時可以選擇室友嗎?」「妳個人的最完美和最糟糕的飛行工作經驗?」「杜拜怎麼樣的城市?是個適合居住的地方嗎?」「在杜拜可以不住公司提供的公寓,自己在外面找房子嗎?」「請解釋一下空服員的假是怎麼樣休的?」「工作後多久會升遷?」「我現在十八歲,Emirates有沒有年齡的下限?(ps.面試官說下限是21歲,完全是因為杜拜的合法飲酒年齡是21歲而定)

哎呀,大家問的問題我都沒有想過,但是我若問他們有沒有飛機失事經驗大概會被轟出去「請問三年的合約約滿後,若再簽下一份合約也是需要任職三年嗎?」呼,我這個腦袋好不容易擠出一個小問題,「不,雖然合約簽三年,但是沒有強制妳要做滿三年。我們也有適用期……blah blah blah…」面試官回答說。

11:00AMRegister your CV
所有問題結束後,大家兵分兩列,開始排隊遞交履歷表給台上兩位面試官。是這樣子的:你把履歷表拿給面試官,他稍微翻了一下你的履歷,確定你有附上一張全身照和一張大頭照,寫下今天可以聯絡到你的電話,然後親切地告訴你:「我們之後會檢視大家的履歷表,如果你的資格有符合我們需求的標準,下午六點左右你會接到我們的電話,通知你明天進一步面試的時間和地點。」

一開始我排在隊伍的前面,但我發覺大家通常會跟面試官閒扯個幾句,每個人聊個兩三分鐘,三百個人通通結束後大概也要耗上好幾個小時,面試官只有兩個,一人應付150個人,我如果現在就把履歷交上去,幾個小時後,精疲力竭眼花撩亂的面試官怎麼還會記得我呢?我決定回到位子上坐下來,等到最後才交履歷表,這樣子面試官或許或對我的印深刻一點。

跟我一起回到位子上等候的還有Tim,之前在場外等候時一起聊天的澳洲人,他今年剛好已經滿21,目前在一間旅館工作,亦曾在人力資源公司待上一陣子,因此閱人無數。Tim也同意我的想法,於是我們就坐在面試官前面的那幾排位子聊天起來。過了一會兒,我們發現其中一個面試官把所有面試者的履歷放在同一堆,另一個卻把履歷分做兩堆。Tim於是做了結論:「左邊那堆是傍晚會接到電話通知的,右邊那堆則是bye bye see you next time.妳覺得呢?」我仔細看那些應試者的臉孔和反應,再對照面試官的履歷分類,「對耶,那些看起來沒自信或是一看就知道不會被選上的,通通被擺在同一堆呢。」我說。但是這也不一定,後來繼續觀察的結果,有的人我猜會被選上的,偏偏就是不合格﹔一些看來平平凡凡的人,面試官就讓他們通過。我的結局又是如何呢?

3:30PMIt’s my turn
終於輪到我了。覺得心臟快要跳出來似的。
我微笑著走上台,跟面試官握手問好:「Hello Alison!(Tim告訴我,應該要記住面試官的名字,而且握手說Hello也是初次見面應該要做的) 我坐下來後,把履歷拿出來,首先跟她說:「我是台灣人,目前只是在澳洲唸唸書。」Alison點了點頭就開始跟我說:「合格的話會下午六點打電話通知妳,畢竟我們一次沒辦法面試所有的人...」我連連點頭,Alison寫下我今天聯絡得到的手機號碼,然後她翻到我履歷放相片的那一頁,看著我的相片有點驚訝的問:「妳之前有參加Emirates的面試到final interview?」「No, never.」她又多看了相片兩眼後,履歷只繼續翻了兩頁,便閤了起來。

糟了糟了,我微笑著心裡想,這樣就結束了嗎?我的履歷馬上會被扔進那一堆?Alison都沒有翻到我履歷上說明在英國做義工一年的那一頁,這樣給人印象不夠深刻呀!

「您是英國那裡來的呢?」花了半秒鐘慌張了一下,下半秒我嘴裡突然自動冒出這句話。在之前的問題時間得知兩位面試官都是英國人。「哦,我是曼徹斯特那邊的人,….&%$….Alison的最後一句話沒被聽進我耳裡,因為我腦子正想著該怎麼接話:「這樣子阿,我來澳洲前,在英國待了一年呢,做了整年的義工工作。」呼,好不容易可以把這話題扯上邊,「妳在那兒工作呢?Alison微笑著問。「Kent,在一間殘障學校服務。」

Alison點點頭,又說:「好啦,下午會通知妳的。如果沒接到通知,就等下一次

糟了糟了,如果就這樣子下台我也不甘心,我澳洲簽證五月就到期,屆時非返台不可,那來的下一次面試呢?Emirates難得兩三年才來一次台灣招考耶,我可不想等。

「但是我再兩個月就要回台灣了。我想你們今年沒到台灣招考吧?Alison拿出她今年的面試行程表確認一下,「是的,今年沒有

Alright,謝謝您的寶貴時間。」我說,起身跟Alison再握一次手。

轉身下臺時,我瞥見我的履歷落在成功的那一堆。

下午五點半,期待中的手機鈴聲真的響起:「Hello Janice, it’s Alison. We would like to invite you to our Assessment Day. Is 6:00pm tomorrow ok for you? It’ll take 34 hours.

我是唯一一個進入第二關面試的亞洲女生。


【後記】*******************************
1. 能過第一關,認識Tim有不小的功勞。不但聊天舒解我的緊張,還告訴我面試時的基本禮儀,該說和不該說的話。他執著的想成為空服員的信念也讓我變得自信起來。Tim也跟我一起進入第二關assessment day

2. 不是每個人都穿著正式地來面試。有個女生穿著拖鞋來,有個男的背著背包像是backpacker,但沒太誇張的就是了。

3. 說到Alison為什麼會對我的履歷相片感到驚訝呢?原來我附上的相片,恰巧符合進入final interview時需另外附上的相片,例如plain backgroundknee-length skirt,不是像大多數人用的生活照。好巧。

4. 參加Open Day之前想過,當天大家的服裝應該都是灰鴉鴉的一片吧?所以前一天去買了條紅色的領巾別在脖子上,比較容易引人注目。不過在現場一堆澳洲人中,我這張亞洲臉孔應該挺難不注意到的哩。

5. Tim說:「早上第一眼看見妳,還以為妳是其中一個面試官呢,所以對妳特別用力微笑。瞧瞧妳,還沒考上但看起來已經像個空服員了。」為了這個面試特別去買了套裝和高跟鞋,當然要看起來像樣囉。上面的相片就是我去面試的模樣,換雙方頭高跟鞋再加條紅色領巾就是了。

24th/March/2004 Australia, Brisbane

今天是Assessment Day,第二階段的複試。

據我所知,Assessment Day共有兩天,第一天分為三個時段,上午下午晚上,每一時段有三、四十個人。第一天沒空的應試者,第二天再來(因為有一個應試者說,面試官問他要明天來還是後天來,可見Assessment分為兩天)

13:30PMHelp!
我的複試時間是傍晚六點,Tim則是上午九點。Tim要我在他面試結束後撥通電話給他,好讓我對下午的面試有點頭緒。其實我早就在網路上蒐集了一些資訊,但這些資訊只是讓我大概了解複試的過程,對於自己屆時該如何表現,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

「嘿,你剛剛的面試如何?」我問。
「我順利進入最後面試了,」Tim說,「但是我這一組三十個人,最後只有四個人過關耶,他們真是毫不留情的淘汰人啊。嗯,因為我現在要趕著去上班,所以只能給妳一些建議:今天完全是小組討論活動。妳發言時要清楚自己在講些什麼,但也要給其他人有發表意見的空間。別人說話時別打斷人家,還有,傾聽是很重要的。做妳自己,大方自信的去赴試吧。」

17:30PMSo competitive…
提早了半小時抵達會場,參加下午時段的應試者恰巧都在場外等候結果。結果是約40個人中,只有5個進入最後面試。好競爭。

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四個小時後,我會不會也像大部分的人一樣,臉上帶著笑容但心裡失望的回家呢?

18:00PM─Let’s begin.
大家進入會場一一報到,面試官開始解說關於今天assessment day的流程。「今天基本上呢,全是小組的討論活動,然後我們在旁邊觀察紀錄。等一下你們會被分成四個小組進行討論活動,每次兩個小組留在場內討論,兩組在外面等候。首先呢,請先填寫你們桌上的這張問卷。」

問卷只是調查一下我們是如何得知這次Open Day的消息,但問卷上另外有個問題是這樣問的:「What you think makes an ideal cabin crew member and the importance of customer service?」幸好在Tim的事先告知下讓我想過這個問題,不然突然要用英文解釋大概掰老半天還掰不出個好答案。面試官說,這只是個「問卷」,沒那麼重要。呵,真的還是假的?

好戲上場。第一組和第二組留在場內,第三組和第四組在場外稍候二十分鐘﹔我被分到第一組。我這組九個人,每個人拉張椅子圍成圓圈坐下,和場內的另一小組相隔著干擾不到彼此討論的距離。「小組討論時不要投票決定或是依照順序發言,同時我會在你們周圍走動,就別注意我的存在吧。」面試官說。

我們討論的題目是這樣的:你們小組將一起生活一年,請討論並決定你們想居住的地點,想住什麼樣的房子,家務事要怎麼樣分配,這一年的時間你們又將做些什麼?計時十五分鐘,時間到後要把我們需要做個總結。

「我要住海邊!」「我覺得住溫暖一點的地區比較好」「或是悠閒一點的地方?例如西班牙南部?」「大城市比較理想吧?不然荒郊野外住一年沒事做」「大家要住公寓嗎?」「我要有個游泳池的大庭院!」「家事輪流著分擔吧?……

天阿,從第一個人開始發言後三分鐘,我完全沒有機會插上嘴。這一小組每個人像機關槍似的拼命發表意見,不停的打斷其他人的談話,或是不管有人正在發表意見便逕自跟鄰座的人討論。可惡,英文沒好到跟澳洲人比速度的地步,只好「Yeah, yeah, I agree…」的應和著,繼續微笑的聽大家的意見。

面試官一直在我們的圓圈外繞著觀察,我擔心著自己還沒講過幾句話,好不容易抓到0.01秒的討論空檔,讓我逮到機會說話:「嗯你們不覺得,在我們討論要住那種房子時,應該先決定居住地點嗎?要不然大家決定要有個大庭院附游泳池的屋子,但之後又想住在大城市中,大城市中沒有那麼多這樣的豪宅吧?」大家點頭稱是,便繼續糾纏不清的討論起居住地點

整整二十分鐘,我只有機會發言了四次,最後五分鐘我只微笑著聽大家連珠砲的混亂討論著。面試官到底在觀察些什麼呢?有點灰心,Tim告訴我的撇步Be a team player究竟是什麼意思呢?我連講話的機會都沒有嘛!

19:30PMRemixed
第一個討論活動結束後,我們四十個人被重新編組。接下來的討論時間是三十分鐘,跟新的小組成員接連討論兩個主題,每個主題十五分鐘。

「你搭乘的豪華郵輪快沉了,你和小組成員決定帶走船上十五項重要的東西到救生艇上,請從選單上的項目選出十五項物件,然後依照重要性來排列,and tell us why?

哎呀,這一回,我的小組成員真是溫和派的。大家有禮貌的發言自己的意見,仔細傾聽其他人的意見,我要講話的時候大家都瞪大眼睛豎起耳朵專心聽我那文法不通的句子有啥涵義。我依然沒有說太多話,但至少有被尊重的空間。呼~~感覺好多了。

「名單上不同國籍的十位男性和六位女性都是Emirates的新任空服員,即將抵達杜拜,現在你要把每兩個人(同性)安排在同一間公寓居住,告訴我們你配對這些人的理由?」這是我今天的最後一項討論題目。

21:40PMThe winners are…
自己置身會場進行討論時,時間可是一溜煙就消逝了。輪到在場外等候,每個人都是一臉精疲力竭的模樣。

終於,所有的討論活動結束了,面試官請大家再度入場就座。

「謝謝大家的參與和配合,待會你們走出會場時,門外的桌子上擺著給每個人的一封信。如果你信上寫著恭喜你進入最後面試,請在回到會場。如果你這次沒有成功,很抱歉我們一次無法面試所有的人,希望你下次再來參加我們的甄選活動,大概是三個月後吧

我走出大門,迅速找到寫著自己名字的信封,心裡撲通撲通跳的打開一瞧,信紙上寫著:「Congratulations! You have been successful to the next stage of the Screening and Assessment Centre…..

我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意思呢?這是真的嗎?」不太確定,偷瞄了一下身邊的女生手中的信,內容看起來比我的多了兩個段落,可見我們收到不同的信,我還是走回回場確認一下吧!

一走進會場,看見另外幾個笑呵呵的應試者,他們一瞧見我,便擁上來興奮地親吻臉頰互道恭喜。我們手中的信都有著相同的內容。哇!Congratulations!

我們這個時段的面試,總共有十一個人回到會場聽面試官解說final interview的注意事項。十一個人耶!比起上午和下午時段的面試成功率多了幾倍。我再看看這些人的臉孔,好幾個都是在第二回討論活動時跟我同一組的溫吞派。哈,現在我才瞭解Tim稍早給我的提示了。我們這些進入最後面試的,都是在討論時,先仔細傾聽大家的意見,然後提出一個小結論,或是在大家都同意於某一個結論時,從另一個觀點提出自己不同的意見,說明理由,但仍禮貌的尊重群體的想法,也給其他人發言的機會。這大概就是面試官在尋找的特性吧?

22:30PM─Time for a drink!
一結束今天的Assessment Day,我便直奔西班牙朋友的公寓,今晚幾個好友有個晚餐聚會,已經涼了但依然美味的西班牙煎蛋和西班牙聖格利亞雞尾酒還等著我。一踏進門,朋友們像是中了頭彩般的不停的歡呼著,還紛紛拿出相機要求合照:「唉唷,Janice,還真沒看過妳這麼正式的打扮哩!

朋友開玩笑的叫著:「Miss Emirates!
嘿,還早還早,過兩天還有最重要的final interview呢。

**【後記】***********************************
1. 我有時候真的是很粗線條耶。昨天交了履歷表後,回家才發現有好幾頁履歷其實還待在我的文件夾裡,今天才很不好意思的補上去,雖然面試官說:「Not a problem at all.」,但說不定把我偷偷的扣分之類的。唉,不只這樣。今天在面試官講解final interview的事項後,入選的大家當然開開心心的回家啦,我也是拿了桌上的資料後就跟另一個應試者邊聊天邊走出會議中心……!我的皮包!剛剛被我擺在腳邊,離開時就開心得忘了拿!穿著害我腳痛的高跟鞋加快步伐衝回會議中心,但因時間太晚,自動門卻只能出不能進,正慌張的想著該怎麼辦時,看見兩個面試官正好要離開,其中一個手中提著我的皮包……好糗。

2. 面試官在觀察我們討論的同時,我也偷偷的觀察面試官一下:滿臉倦容。嘿,當面試官也不簡單呢,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微笑一整天掛在臉上,一場又一場的面試不斷進行著,也沒看她們有時間休息去吃個午餐晚餐之類的。昨天的information day也是不停的忙了一整天。她們到底是怎麼撐下來的呢?

3. 小組活動討論的題目不是每組都相同的。至少Tim就沒有討論到沉船和分配室友的問題。

27th/March/2004 Brisbane, Australia

最後一關的面試,分為三天進行。從第一天三百多個應試者,在一番激烈競爭後,過五關斬六將,最後這個階段只剩下大約20至25位幸運兒。每個人的面試時間約一個半小時,包括45分鐘的個人面試和45分鐘的性向測驗。「Janice,你還要加上一小時的英文測驗喔,這是所有母語非英語的應試者都要考的。」Damn,還以為在澳洲應試就可以省去這項麻煩。

【12:00PM-Final Interview!】
Final Interview是在會議中心旁的飯店進行的。詢問櫃檯人員Emirates面試的房間號碼後,踏著美麗但令人腳掌發疼的高跟鞋進了電梯。「若真有機會開始在機艙內工作,要去那找有鞋跟但又舒適的鞋子呢?」心裡滴咕著。

我準時敲敲115號房門,面試官Alison微笑著開門說:「妳在外面坐一下,待會我們準備好後會喚妳進來。」有點緊張,我試著深呼吸幾口氣放鬆心情。房間內傳來嘻哈的笑聲和男女對話的聲音。忽然一位應試者走出房間,我好奇地問他面試的情況如何?「噢,很輕鬆阿,就像是在聊天一樣,別擔心囉。」他笑著說。

另一位面試官Tina領我進門,問我要不要喝杯水。窗外的豔陽把房間映照得明亮寬敞,一張鋪著深藍色桌巾的長方形桌擺置在客廳前方,一端坐著兩位面試官,一端則是我的位子。

首先我把昨天準備好的相片交上去,如果不合格的話,日後還要再補寄去杜拜,挺麻煩的。Alison和Tina兩人盯著相片瞧,嘖嘖稱奇:「這相片拍得真好阿!很貴嗎?」「因為我找遍布里斯本的照相沖洗店,沒有一家有全身照的服務,只好去studio拍…要145澳幣呢。」「天阿…」連出生於高消費英國的兩人都驚嘆了一聲。我還沒告訴她們這不包括50澳幣的攝影師費呢。馬的,這種價格我都可以在台灣拍一本寫真集了﹔專業攝影那麼好賺,大家都來澳洲開studio好了。算啦,這種貴得我心裡淌血的費用可是在「一定要去杜拜」的信念下才狠心砸得下去的。

面試過程中,由面試官Alison發問,Tina紀錄。首先Tina問我一些簡單的個人問題,我只要回答是或不是。「妳抽菸嗎?」「有沒有飲食上的限制?」「有沒有對什麼東西過敏?」「父母都還健在?」「會游泳嗎?」「妳的個人嗜好?」「有幾個兄弟姊妹?」「目前就業中嗎?」「有沒有戴眼鏡或隱形眼鏡?」「多久後妳可以來杜拜?一個月?」…etc.

重頭戲來了,Alison開始說明:「Janice,現在我要開始問妳一些問題,妳回答的時候要舉個例子,像是說個小故事那樣。」

「妳現在在澳洲做些什麼呢?在這之前呢?去英國當義工前呢?在台灣工作之前呢?學生? OK.」這個問題大概是所有應試者的頭一個問題,以倒敘法簡介一下你的工作經歷。

「妳在英國擔任義工時和在台灣廣告公司工作時,一定有遇到需要作決策而和其他人起衝突的狀況吧?告訴我那是什麼樣的情形。」呃,我的工作都不需要作決策耶,一個只牽涉到行政雜事,當義工時也只是照顧殘障學生而已…

「妳工作時曾和同事有意見相左的時候吧?舉個例子?」這個嘛…我左思右想了十秒鐘,就是想不出什麼例子…




妳似乎很樂於助人,平常大家找妳幫忙妳大概通通接收,但妳一定有遇過要說?的情況吧?」哈哈,Alison這麼說時,我覺得她還真是了解我阿,我是那種自己都快忙得不行還會雞婆管別人閒事的,不過我當然沒這麼說。「當妳拒絕別人的請求時,感覺又如何?」

「告訴我妳的strength and weakness?」這個問題我事先有想過,但是在現場我竟然只記得約略提了一下自己的優點是有耐心和open-minded,也忘了舉例解釋為什麼,就開心地談起自己的缺點了。事後想起,真是後悔得很,這是面試官唯一了解我個性的機會耶,竟然沒有充分回答這個問題。就像考試前明明已經猜到考卷上的題目,看到題目後卻不知道怎麼寫答案…唉。

「妳覺得英國人怎麼樣?」這題我也只給了個籠統的笨答案:大家都很友善耶,而且我當義工時學校裡的每個人都很supportive,而且我發現英國人熱愛薯條阿…面試官笑著說,「我們待會兒的午餐大概也是薯條吧。」

「妳從英國到澳洲來,一定有適應上的問題吧?」沒有耶,澳洲跟台灣的環境很相似阿……這題我事後想起來也是後悔得要命。面試官想知道我的個人適應能力如何,有沒有能耐存活在夏天攝氏五十度的杜拜,現場我竟然沒有警覺到她的意圖,聰明的回答說我自己很能接受各種不同的文化或旅行上的經驗讓我的心胸更開闊之類的,唉,這與環境完全無關,而是個人的態度…唉!~~唉唉~~

「妳工作時是否曾經幫了同事一個大忙,協助他們之類的?舉例說明?」噢,有阿,當義工時在學校的工作都是大家幫來幫去的嘛…在台灣時有一次我也是幫同事第二天的記者會燒光碟資料,搞到半夜兩點才結束…

「妳當義工時有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學生?為什麼?通常妳是怎麼協助他的?」是的,17歲的Hanna,因為小兒麻痺而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也不能講話,所以我要很有耐心的透過字母表讓她拼字來溝通她的需求……

其他的問題不記得了。我的面試時間大約只花了三十分鐘,像是輕鬆但不鬆懈的談話。整個過程Tina毫不停蹄的紀錄面試對話,Alison則一直親切的微笑著問我問題。之前面試官說過,「面試時間有的人只要三十分鐘,有個人會花上一個小時,完全只是看我們需要多久能從每個應試者身上掘取我們需要的資訊。」

接下來我要做性向測驗和英文測驗。Tim說,他是在面試房間裡的另一個小房間做性向測驗的。似乎此時小房間有其他應試者在做測驗,於是面試官對我說:「因為妳要花額外的一小時完成英文測驗,不然妳去樓下的咖啡廳吧,感覺舒服些。」那麼我一小時45分鐘後把測驗帶回來給妳嗎?「沒關係,妳全部寫完再帶回來給我就行了。」面試官說。喔,真好。

我點了杯卡布其諾,找了張靠角落的桌子開始作答。187題的性向測驗,還有一小時的英文測驗,都不難,但是我的閱讀速度慢,總共花了兩小時才結束。返回面試房間敲敲門,Alison出門來拿回我的測驗卷,確定沒問題後,說:「就這樣子,妳可以回去了。」


**【後記】*************************************
1.從最後面試那一天算起四個星期後,就會接到杜拜打來的電話。情況有兩種:「恭禧妳錄取了,接下來妳要在澳洲完成詳細的健康檢查,然後妳會收到來杜拜的機票,一個月後妳便要搬來杜拜,展開訓練和工作…」這是我最想聽到的。要不然,另一種情況是「抱歉這次沒有錄取妳,我們會保留妳的履歷一年,請於12個月後再度參與我們的招兵買馬活動…」面試官說,若一個月後沒接到電話,可以自己打去杜拜詢問結果。但是我猜,若沒接到電話,應該就是這次沒上了…
2. 最後面試的過程真的很輕鬆,因為面試官十分和藹可親。加上她們的專業笑容----我真的很佩服她們耶,可以從早上開始微笑持續12小時臉上還沒有什麼笑紋。兩人都是當了六年以上的空服員後轉職成為面試官,整年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的…


ps.本文由  特蕾莎 小姐熱心義務整理!特別感謝.  文章版權:
Janice

 ch40.gif (493 bytes)
本文章版權屬飛喵喵姊姊所有,請勿轉貼盜用,商業用途請洽喵喵姊姊
本篇網頁相片出處採用於 AIRSTAGE  NET PHOTO 
Emirates 相本集EVA 宣傳照.    

    mm2.jpg (3392 bytes) 網頁編輯飛喵喵空服網輕 / 網頁撰寫喵哥哥 /文稿喵喵姊姊   

dog5.gif (1906 bytes) 歡迎投稿        newmail.gif (810 bytes)   飛喵喵 輕煙秋水

歡迎光臨 : 你是第位參觀的貴賓